• 24小時服務熱線:0577-61718509
百億碳排放費!火電巨頭如何應對
全國性碳市場大概率明年投入運營,這讓各大發電集團都感受到了壓力。


建立碳市場,目的是以市場化方式實現溫室氣體減排。2013年以來,中國相繼在深圳、北京等地建立了八個區域碳市場,全國碳市場預計明年開始運行,火電是納入其中的首個行業,火電行業全年碳排放總量約40億噸,屆時所有火電企業都必須在碳市場履約其碳排放配額。后續將納入其他八大高耗能行業,碳排放量將超過50億噸/年。





國家能源集團火電裝機量占全國六分之一,其碳排放量位列全國乃至全球首位。如果獲得的免費碳排放額度為零,那么國家能源集團將為此支付百億元。記者了解到,全國碳市場配額發放基準線暫未確定,但運行初期肯定會給企業發放比例較高的免費碳排放額度,未來再逐步收緊配額。


碳排放配額是控排企業每年得到的免費碳排放額度,若其實際碳排放量超標,就需要去碳市場購買差額,未超標則可出售富余的額度。企業必須不斷減排,以應對不斷收緊的免費碳排放配額。


“集團的火電企業在全國碳市場支付的費用目前難以準確計算。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加快降低排放強度,未來支付的費用將越來越多?!眹夷茉醇瘓F碳市場負責人肖建平對記者說,“碳市場給火電企業帶來了減排壓力,再加上新能源抵消機制的出臺,將大大促進我們新能源裝機的增長,助推集團低碳轉型?!?br>

國家能源集團新能源發電裝機占比在五大發電集團最低。據記者了解,該集團正在編制的未來五年發展規劃里,首次設定碳強度目標,規定了碳排放下降的任務,計劃以更大力度發展新能源發電。


五年摸清碳排放家底


與二氧化硫等其他污染氣體排放量采取實測監控的形式不同,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是根據企業能耗相關數據核算而得。因此,火電企業參與碳市場的首要任務是摸清自己的碳排放底數。


企業根據核算指南選擇計算參數,得出該企業當年碳排放量。主管部門會給所有火電企業制定配額基準線,其與發電量、供熱量、供熱比、裝機容量、機組類別、凝汽器冷卻方式、負荷率、基準線等因素相關?;痣娖髽I需自行測算當年的排放量,再與分得的配額指標相比較,得出自己當年需要購買或可以出售的碳排放配額。


全國碳市場從2017年啟動建設,至今尚未開始運營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碳排放數據的統計梳理對專業水平要求較高,工作量極其繁重。





國家能源集團在碳排放數據統計方面已耗時五年。肖建平說,碳市場是一個新生事物,相關的行業標準尚不成熟。各試點碳市場的基準線、計算參數,與全國碳市場又不盡相同。國家能源集團合并重組前的相關企業,從五年前就開始為參與全國碳市場做準備工作,包括碳排放數據的盤查,在管理制度和技術體系上建立新的模式等。


肖建平表示,目前國家能源集團已經摸清了旗下167家火電企業和9家自備電廠的碳排放數據,掌握了排放規律。集團旗下還有14家煤化工企業,每年均開展了碳盤查、為其將來納入全國碳市場做準備。


全國碳市場初期納入的火電行業全年碳排放總量約40億噸,后續將納入其他八大高耗能行業,碳排放總量將超過50億噸/年。業內人士預計,“十四五”期間,煤化工、電解鋁、水泥等高耗能行業將逐步納入全國碳市場?!?br>

碳排放數據統計不僅是企業參與碳市場的前提條件,也是其制定碳市場策略的基礎。碳資產管理咨詢公司中創碳投副總經理郭偉對記者說,完成碳排放數據摸底之后,大型能源集團更大的挑戰在于如何管理碳資產。比如,如何優化配置碳資產?如何平衡內部不同主體之間的利益訴求?以及何時在碳市場交易、交易價格如何?


一家企業一個交易平臺


參與碳交易的企業須設法降低碳排放成本和履約風險,做到履約風險最小化、成本最小化,以及碳資產價值最大化。


國家能源集團的目標亦是如此。肖建平說,集團參與碳交易的企業數量多達176家,如果每家企業都自行操作,風險很大。而且,碳交易類似金融市場,專業性較高。因此國家能源集團對碳交易實行統一管理、統一核算、統一開發、統一交易的模式,整個集團以同一個平臺參與碳市場。也就是說,國家能源集團旗下所有火電企業的碳資產均交由集團專業服務公司統一操作。


碳市場交易策略包括交易時機、買賣方向、價格區間、購買/出售量區間等要素。肖建平表示,分析市場信息和企業生產排放情況,才能不斷完善交易策略。國家能源集團確立了“優先內部平衡、動態余缺調劑、整體集約管控”的交易原則。前期以安全履約為主要目標,集團內部優先交易。后期按照全國碳市場推進進度開發碳金融相關產品。


全國碳市場的運行除了需要一套完備的標準制度,還需要三套硬件系統:數據直報系統、注冊登記系統和交易系統。這三套系統目前基本建成,預計明年將啟動正式交易。企業往往也需要建立一套內部運營的信息管理系統,與之相匹配。據了解,國家能源集團建設了覆蓋集團全部產業的碳資產管理信息系統,該系統與集團各產業的數據互通,具有碳賬本和大數據中心的作用。


國家能源集團是國內最早以集團化方式參與碳市場的企業之一,已嘗到了統一交易的甜頭。以湖北省試點碳市場為例。根據自建的信息系統和數據模型預測,國家能源集團預期2018年湖北碳市場配額將出現短缺,碳價可能大幅上漲。在把握好交易時機之后,該集團當年在湖北碳市場采購價格比市場均價低7元/噸,節省履約成本400多萬元。2019年,國家能源集團在湖北碳市場采購配額價格比同期市場均價低7元/噸,節省履約成本300多萬元。





在碳市場運行比較成熟的歐盟地區,大型發電企業以統一平臺參與碳市場是普遍模式。以德國最大的火電企業萊茵集團為例,為了集團完成整體減排目標,子公司各自分解相關任務,以最經濟的手段完成集團整體減排計劃。萊茵集團2012年的碳排放量將近2億噸,到2019年底降至1億噸。該集團計劃在2040年實現碳中和。


中創碳投的郭偉表示,大型發電集團碳排放權重巨大,對碳市場的影響很大,集團統一參與碳市場可更好地發揮其規模優勢。但在集團內部,也可能出現幾家歡喜幾家愁的情況。


由于碳排放配額履約的費用由各發電企業自行承擔,個別企業可能會對統一交易提出質疑。肖建平坦言,在區域碳市場試點交易時,各火電企業對碳市場幾乎都經歷了從恐懼抵觸到理性看待的過程。全國碳市場運行后,集團交易量會大增,面臨的問題也會更多,“我們已經做好了迎接困難的心理準備”。


以碳市場推動低碳轉型


碳市場在以市場化手段促進高耗能企業減排的同時,還通過設立可抵消碳排放配額的自愿減排機制(CCER),推動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記者了解到,為了在2030年前實現碳排放達峰,國家能源集團“十四五”期間將在降低碳排放強度的同時,傾全力增加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比例,具體目標正在制定之中。


風電、水電、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項目均是潛在的CCER項目,可以抵消企業的部分碳排放配額。據國家能源集團測算,其旗下可再生能源項目每年可產生CCER1000萬噸(1噸CCER可抵消1噸碳排放)。


肖建平說,CCER項目直接影響到集團的碳平衡和經營效益。國家能源集團將會把CCER項目與火電企業的碳排放統籌管理,統一開發儲備CCER資產,最大程度地保障集團碳平衡。


但并不是所有的可再生能源項目都可以成為CCER,它需要經過相關部門的審批。當前CCER審批已暫停,業內預計會在全國碳市場運行后重啟,并呼吁放開審批限制,實行普遍進入制,讓所有新建新能源項目均可抵消碳排放。


郭偉認為,即使沒有CCER抵消機制,碳市場啟動后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也會獲得比較優勢,進而推動發電企業低碳轉型。


國家能源集團的CCER總量雖然在全國較高,但其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是五大發電集團里最低的。截至2019年底,國家能源集團的發電總裝機容量為2.46億千瓦,其中,風電裝機4116萬千瓦,太陽能發電裝機僅134萬千瓦。





太陽能發電裝機是國家能源集團未來重點提升的領域,該集團提出2020年——2025年新增光伏裝機2500萬——3000萬千瓦,重點加大經濟發達地區裝機比重。


在五大發電集團里,可再生能源占比最高的國家電投集團的壓力就比國家能源集團小得多,該集團的火電裝機總量不到國家能源集團的一半,碳排放總量也不到后者的一半。截至2019年底,國家電投集團的可再生能源裝機占比已超過50%。


而煤電裝機總量僅次于國家能源集團的華能集團,也在加快提高新能源發電裝機比例。截至2019年底,華能集團的可再生能源裝機占比不到34%,在五大發電央企里僅高于國家能源集團。華能的新能源開發重點是:在三北資源區布局風光煤電一體化基地;在東部沿海,布局規?;暮I巷L電基地。

性夜影院午夜看片